一闪一闪~

走在成为写手的道路上。

【伪正联全员】这什么迟早要完的破联盟?!

二三代绿红,蝙超
微(?)timkon,jaykara,damijon
提及M preg
ooc预警



1.争吵(又名 正义联盟:战争x)


“荣恩·荣兹,你敢再重复一遍吗!”

“再说一遍我也不会改变我的观点的,戴安娜!”

英姿飒爽的女神缓慢庄严地拔出她的剑,手腕一转将剑尖指向面前的人。

锋利的宝剑反射着头顶惨白冰冷的灯光,而尖端对准的人却神情坚毅,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看在赫拉的份上!!冰淇淋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NO!!!是奥利奥!”

“额,嘿公主,荣恩……你们还好吗?”

戴安娜听见来人的声音后眼睛一亮:“你好,闪电侠,鉴于你品尝过那么多的美食,我确定你知道冰淇淋和奥利奥哪个更好吃是吗?……以及,你知道我总能清楚你是否使用了你的能力作弊吧?”她转头朝着竞争对手示意了一下她腰间悬挂的真言之索。

“……fine"
被警告的心灵感应者讪讪地停下了自己的脑波活动。


“其实……我觉得它们一样好吃?”
善良的速跑者试图终止这剑拔弩张的局面。

“闭嘴!你这是在侮辱冰淇淋/奥利奥!!”

——于是他被取消了投票资格并获得两记凌厉的眼刀。


而联盟的顾问和主席一进大厅就看到的就是睿智的神奇女侠和沉稳的火星猎人仿佛下一秒就要拆了瞭望塔的画面。

"……你们在干什么。"

“蝙蝠侠,卡尔。”来自亚马逊的战士向他们颔首致意,解释他们在为自己的最爱正名。

“你们居然因为这样一件小事快要打起来?!”

“这不是一件小事!”戴安娜严肃地对上顾问难看的脸色,继续英勇无畏地向他们发问:“你们觉得呢?”


“如果这能停止你们无谓的争吵的话:阿福的小甜饼。”
“当然是玛莎的苹果派!”
“……”
“……”

被提问的WF在听到对方的回答时尴尬地对望了一眼,于是又立即改口道:

“玛莎的苹果派。”
“阿福的小甜饼!”
“…………”
“…………”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僵持。

“……今天,为了冰淇淋的名誉,我,戴安娜,赌上宙斯的荣耀向你们宣战!”
“我并不认为我会输。”
“嘿,上次我带苹果派来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样说的!”
“哼,别忘了茶水间甚至瞭望塔都是韦恩集团赞助的。”

…………
目睹了一切现在正抱着自家委屈的小红人远离战场一边安慰一边冷眼旁观的绿灯侠:居然凶我的小熊!这破联盟迟早要完!!






2.战后(又名 如何逃避清理战场)


战斗刚一结束,速跑者就一秒也不想多等地奔向他的伴侣,但他突然双腿发软两眼发黑,脚下一个趔趄就要摔倒在地。

不远处一直在关注自家恋人状况的绿灯侠立马放下已经确认昏迷毫无威胁的反派迅速飞到对方身前,稳稳地接住了即将要扑向大地的闪电侠。

——哇哦,时间抓的如此之精准,简直就像是事先早已预料到了一样。

“没事儿天才,我只是有点饿……”
“小熊?!!”
向来最为英勇无畏的哈尔此刻却慌了神,他明知道巴里只是因为能量消耗过度而饿晕了过去,但当他看到恋人紧闭的双眼时双手仍是止不住地颤抖。哈尔回头神色莫明地看了看还在进行收尾工作的联盟成员,最后沉默地飞离了战场。

“闪电侠怎么了?这次也没有魔法师呀?”
“……低血糖晕过去了吧。”
“又晕啦?这个月第几次了?”

“……”蝙蝠侠听后,停下了收集散落各处的蝙蝠镖,陷入沉思。

而钢骨突然灵光一闪,急冲冲地飞到沙赞上方,嘴里还不断念叨着:“比利!你作业写了没?现在这个时候你还不回去上课,你又逃课了?快回去!……”

说着也不管来自顾问的死亡凝视,拖着挣扎的比利就飞远了。

戴安娜目送远方不断扑腾大喊着“我作业写完了而且今天是周末!!!嘿,维克!快放我下来!!”越飞越远的二人,感叹着年轻就是好。

——直到身边的海王问了她一句话。

“他们走了是不是意味着……这战场我们每人负责清理的范围就更多了?”

“……小兔崽子们!”


天空中的钢骨飞得更快了。

:::::

“小熊,我刚刚的情绪是不是非常饱满?哈哈哈哈奥斯卡欠我一座小金人!”半空中哈尔一脸得色,“诶要不我下次回地球的时候去试个镜你看怎么样?”

巴里睁开眼无奈开口:“…哈尔,我们不能总是逃避打扫战场,这样真的不好……而且我觉得他们早晚有一天会发现的。”

“怎么可能!你看连老蝙蝠都没发现其他人怎么可能知道~”


:::
————于是第二天没有打扫战场的每个人都收到了一份从蝙蝠洞发来的讯息:
手写一份昨天的战斗报告(一万字起步)并且之后一个月的值班被他们包了。





3.世世代代,家族传统(又名 包办婚姻,你,值得拥有)


“你居然让罗宾随身携带氪石?!乔还是个孩子!”
“所以他对他的能力还不能完全掌控。你应该教导他。”
“那你呢!”
“他是你的孩子。”
“他也是你的孩子!!”
“……我会让罗宾改带红太阳光线的。”
“……???”


“卡拉!我知道一家印度餐馆非常好吃待会儿一起去?”
“你能不能少吃点?我提着你都快飞不了了。”
杰森仔细端详了超级女孩的表情,“……说吧你想吃什么?”
“我觉得印度菜没有中国菜好吃!我们去找孔吧!”
卡拉微笑起来,非常满意红头罩的求生欲。


“德雷克这是我的小甜饼!并且管好你的氪星人,让他离乔宝宝远一点!”
“这是阿福做给我!们!的!你以为我愿意?是他一直黏在康纳身边不走的!”
“balabala……”
“balabala……”
“走,乔,玛莎想我们了,还做了派等着我们回去吃。”
“好耶!!……那达米他们怎么办?”
“没关系,他们还要吵一会儿去了,我们先走。”
“那,达米安待会儿见,我会给你留派的!”
“乔!!…都怪你德雷克!!”
“……闭嘴恶魔崽子!是你先开始吵架才会让康纳走了的!”


“你要搬过来?”
“嗯哼——难道你不想我一回地球第一个见的就是你吗?”
“但确实是。”
“什么?”
“你不和我住在一起时第一个见的人也多半是我。”
“……确实是。”
“哈哈哈哈行了天才,我很乐意我们住在一起。现在快想想你需要带些什么过来。”
“牙刷?”
“有了。”
“杯子?”
“之前买过了。”
“衣服?”
“记得吗我的衣柜里几乎塞满了你的衣服!”
“……”
“……”
“好像该带的不该带的都有了……”
“还缺张双人床。”
“还缺张双人床。”


“沃利——你是不是又悄悄把钢骨送给比利的游戏和零食给吃了!!还把这件事嫁祸给我!!”
“……又,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因为这个他断了我两天的网!我差点不能在死线的时候交稿!!”
“哇冷静点凯尔!这么大惊小怪至于吗……就,对不起行了吧!”
“……唉——至少下次在我回地球的时候再让我背锅?……幸好我这次赶得及刚巧来了一趟瞭望塔,不然他能信吗……”
“啊?你最后说了什么?”
“没什么!行了回去吧。”


戴安娜瞧了瞧左边的蝙蝠侠,卡尔和他们的崽子们,又瞅了瞅右方的绿灯侠,闪电侠和他们的崽子们,然后她神色古怪地瞥了一眼前方的神奇少女,转身问来接自己的男朋友:

“你有什么侄子或是养子之类的吗?”
“啥?”

身后听到了整个对话的夜翼和脉冲:我是被蝙蝠家/闪电家除名了吗?!

——the end——

求文

最近突然好想看看校园au或者普通人au的绿红文
有没有小天使能够推荐一些文qwqqqq
救救孩子吧!!

“.......嘿....蓝大个....”
“.......Hal....Barry....你们好......”
“...真巧啊哈哈哈哈你们也来天上看风景啊....”
“.....啊哈哈哈哈,是啊...真巧....这儿的景色很美....”
“那你们继续啊,我们就不打扰了...”
“不不不,是我们打扰了,还是你们继续吧哈哈哈...”

————————记一次尴尬的空中play的相遇。

一旁的沙赞和钢骨:溜了溜了...

【蝙超】家暴?(小段子)

乔(惊慌失措):戴,戴安娜阿姨,我刚刚听到papa刚刚打daddy了!!怎么办他们会不会离婚 QAQ?
不明真相的路人:!!!孩子这算家暴啊!快报警吧!
戴安娜:乖啊乔,别怕,也就你不知道他们在成为世界emm.....之前基本每天都要互怼
乔(哭唧唧):可是,可是这次特别厉害!我还看到papa把daddy按在腿上“啪啪啪”地打屁股QAQ(小声嘀咕)打屁股最痛了....
路人:???喵喵喵?这确定不是情趣?
戴安娜:.....mmp:)(愣了一秒后开始撩袖子):平时在瞭望塔撒狗粮闪瞎我眼就算了现在放个假都不安生还暗搓搓让什么都不懂的乔给你们变相秀恩爱!把孩子教坏了谁负责!

#女神:今天老娘就教你们什么叫做最佳情侣!史蒂夫!!!

【绿红】还让不让人好好谈恋爱啦!!(一发完)

ooc预警
通篇几乎都是对话orz

Summary:当哈尔终于和他的小熊在一起后....
“这个联盟还有没有隐私了?!我要退盟!!!”

1.
“所以你们.....”
戴安娜了然地眨眨眼,而巴里和哈尔却像做贼似的把交握的双手缩回来。

“.....额,是的。我们在一起了,是哈尔先开的口。但天呐这简直太丢脸了,我的意思是,他一回到地球就一下子降落到我面前跟吃错药一样突然吻住我,期间还瞪了艾瑞丝好几眼!之后就把我抗进公寓.......”

哈尔目瞪口呆的看着因为不小心踢到真言之索而滔滔不绝的巴里,终于在话题即将滑入会什么他喜欢正入时连扑带抱地捂住了自家小熊的嘴。

飒爽的亚马逊战士弯腰将地上的绳索系回腰间,留下一句“男孩儿们”就摇摇头走了。

回过神来的闪电侠将自己裹进神速力里羞愤地跑了,只留下头一次知道什么是害怕的最伟大绿灯侠。

2.
亚特兰蒂斯的国王此刻正神情烦躁地堵在哈尔的面前,平日里总是湿润得滴水的头发如今干枯蓬乱。

“拜托,老兄!你到底要干嘛?”哈尔疑惑地望着欲言又止的亚瑟,实在受不了有人不停地在他身旁晃来晃去——当然巴里除外。

“…………”亚瑟用一种微妙的神情瞥了他一眼,纠结了半天,最后双手捂脸自暴自弃的回答,“哈尔,我知道你一年回不了几次地球,你一回来就去找你的小男友干柴烈火我也能理解,真的!………但是你能不能在失去理智之前先挑一挑地方!!麻烦你远离那些有鱼的地方行不行啊!!!我现在都快被它们逼疯了!!!”

“嘿,兄弟,冷静一点…”他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试图挽救一下自己的面子,“.......可是不是说鱼只有七秒的记忆吗...”

亚瑟闻言将头从手中抬起来,表情狰狞的堪比主席看见了自己一年的战损清单。
“我他妈怎么知道!!它们现在只记得这个了!!每隔几秒就重复一遍,我真的不想知道你们他妈究竟用了什么体位!!”

“......也许受刺激过大形成了永久记忆....”在看到亚瑟越来越铁青的脸色后,哈尔机智的决定岔开话题,“所以你真的能和鱼说话?”

“…………”

他莫名其妙地看着亚瑟愤然离去的背影,琢磨着下次让阿托希塔斯考虑一下扩充红灯军团的预备成员。

3.
哈尔发现维克多最近一直想尽办法避免和他见面,就算非要和他单独说话也尽量不去直视他。

——对巴里也是这样。

他直觉有什么不对劲,但·感·谢·他·的·好·奇·心,他还是开口询问了原因。

青年深吸几口气,仿佛下定了某种壮烈赴死的决心,然后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你知道蝙蝠侠几乎所有地方都装了监视器。而我为了瞭望塔安全会定期检查的对吧?”

“所以?”

“所以见鬼的你和闪电侠能不能回家去办事儿!!而我居然还因为这个长了该死的针眼!!”

“喂,这不公平!为什么你不敢去向老蝙蝠抱怨,我敢打赌他们比我们还频繁!!”

“......因为至少他还会删监控!!”

“OK,OK....”哈尔自知理亏,再一次的打算转移话题活跃一下气氛,“但是说真的,你联网的时候都不会看类似的视频吗?”

钢骨终于忍无可忍地向他的队友大声咆哮:“我开了他妈的过滤器!你真的不能他妈的闭嘴吗,乔丹!!!!”

4.
尚恩淡定自若地吃着奥利奥慢慢从哈尔背后飘过。

——END——

5.
Batman is watching you!

——真·END——

一发段子✔

就,为后天考试攒些人品



1.今日头条

《星球日报》独家报道:
        今日,对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关于哥谭王子与正联主席的绯闻,当事人之一终于做出了正面的回应 : 布鲁斯韦恩承认了这段令全世界都出乎意料的恋情。
        据悉,他和超人的初识是因为有太多人在遇见明日之子后见缝插针地索要这位英雄的签名,而超人为了满足他们的愿望,尤其是崇拜他的孩子们,不得不寻求布鲁斯,谁写的一手漂亮的花体字,的帮助。
        另外,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布鲁德海文警官爆料,哥谭的黑暗骑士为了反击韦恩的行为,最近常常去往大都会约见一名曾获普利策奖的记者——他既是布鲁斯韦恩的前男友,也曾多次与超人传过绯闻。
        最新情况仍在为您跟进。
        本社记者为您报道。


2.一个(有病的)灵魂伴侣的脑洞。

每个人从出生就绑定了属于他的灵魂伴侣。而为了更好辨认出自己的另一半,他们的身上会出现未来伴侣使用过的名字。

于是克拉克很小的时候手臂上出现了布鲁斯韦恩。

过了几年后,小克拉克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身上的姓名越来越的,一个叠着一个。

克拉克:???难道氪星人实行多伴侣制吗??

最后当他去大都会时,他制服里的皮肤全是黑的——被一大堆名字盖满了。

卡尔:mmp幸好没有出现在脸上。

【蝙超】豌豆公主(童话向,小短篇)

ooc预警。Mpreg提及。



: : :

哥谭国国王年到中年却膝下无子,这让看着他长大的管家阿尔弗雷德操碎了心。

“陛下,您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王后,至少告诉我您的标准,就算按此找出来的是只猩猩我也认了。”

布鲁斯根本不想结婚,但他能推拒所有为此举办的舞会,却无法拒绝一个他早已当做是亲人的老人的请求。

“我的妻子必须具有高贵的血统和娇嫩如玫瑰的肌肤。如果有一个人睡在我准备的床上能说出床垫下放了什么物什,那就是我的王后。”于是他提出了一个(自认为)很难达到是条件,希望以此来委婉地打消阿福的念想,“那张床上要铺上二十层天鹅绒,二十层鸭绒被,二十层羽绒被和二十层棉花。”

: : :

事情似乎正如国王所预想的那样顺利进行。所有慕名前来的公主们都无功而返。

当然,也有千方百计妄图获得答案的。比如撒泼耍赖的小丑国公主,试图使用武力的奥古国公主,以及......

布鲁斯警惕地盯着手里拿着一根金光闪闪的绳索正缓缓向他逼近的剽悍的天堂岛公主,悄悄向后挪动,“神力也不行!”

: : :

最后,就在阿福都要绝望的时候,城堡里迎来了一位王子。

他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黑色卷发敲开了城堡门,略带歉意地解释道外面正下着大雨,自己能否借宿一晚。

阿尔弗雷德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即使浑身湿透了也不失礼数的小王子,十分热情地将他迎进来,并劝他先洗个热水澡以免生病。

布鲁斯在询问过他的姓名后就对自己管家殷勤的行为嗤之以鼻:哈!氪国的卡尔王子!谁不知道氪国人有着钢铁一般的身体!要是他能猜到床垫上有什么他就把床板给吃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有着良好作息的小王子一出房间就被不知道多早就守在门边的老管家吓得差点飘起来。老人发现门开后优雅地向他行了个礼,然后就用热切的眼神望着卡尔。

“殿下,请问您昨晚睡得好吗?有什么令您困扰的东西吗?”

“劳您费心,我睡的很好。...但是为什么要把床垫得那么高.....”卡尔困惑地扫了眼比他高了一个头的大床,“而且还要在床底放一枚蝙蝠形状的飞镖呢?”

因为难得如此早起而哈欠连天的国王顿时睡意全无,不敢置信地瞪向卡尔·钢铁之躯·艾尔的方向。

“!!不可能!你他妈是怎么知道的!”

卡尔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我有x射线呀。”

布鲁斯在那双剔透的蓝色眼眸的注视下招架不住地连连后退,试图向热泪盈眶的老管家做最后的挣扎,“但是他是男人!记得吗阿福,你的初衷是抱孙子!!”

“嗯....你们不知道吗?氪国的男性也能生育。”卡尔羞赧地低下头微笑起来。

布鲁斯被那双可爱的小虎牙震得呼吸一滞,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无谓的抵抗。

噢,看在那个屁股的份上。


: : :

几年后,阿福看着性格各异却在调皮捣蛋上惊人的一致的六个小团子,暗自祈祷王后这一胎能是个女孩。

啊,真是甜蜜的烦恼。

——END——

彩蛋:

“陛下,恕我冒犯。”布鲁斯的近臣之一,荣恩·荣兹问到,“您喜欢什么味的床板?”

“天才,怎么办!今天的蓝大个不是老蝙蝠的味道!”
“...为什么你会注意这个?说不定是被布鲁西的香水味盖住了。”
“什么时候布鲁西用奶香味的香水了!啊啊啊啊啊啊——他们是不是吵架了?联盟是不是要拆伙了!!”
“额,也许今天布鲁斯泡了个牛奶浴?”
“......你的笑话真的很冷。”




九个月后
“哈尔,我知道为什么这几个月来主席都有奶香了......”
“顺便还知道了是什么品种的奶香....”
“够了,天才。够了。”
“...........”
“氪星人跟我们的性别是反的吗!”

为什么至黑之夜中紫灯不找酥皮
(私设至黑中公主的感情线是wondersteve)

“目标已锁定。”
“来自氪星的卡尔-艾尔,你的心中蕴藏着深厚的爱,欢迎加入紫灯军团!”
“....这是什么?”
“卡尔-艾尔,我能感受到你对蝙蝠侠的强烈爱意,来吧,加入我们,一起......”
“什么!!不!我不要!这颜色太gay了!我宁愿继续戴黑灯戒!”
“…………”

于是,我们的钢铁之躯,以他钢铁般的意志,拒绝了紫灯戒。

(紫灯:mmp,我不要面子的吗!!以后再也不要找男人当紫灯了:)

    “你干什么!!”

      正联主席胡乱裹进披风,“砰”地一声把自己给发射出去。

      韦恩总裁光着身子坐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大洞,手里抓着不属于自己的一团黑色卷毛,脸上冷静自持,心里悔不当初:该死的,不该抓克拉克头发的!!!



     



     “少爷,鉴于你的行为,今日的小甜饼我已经派人送去大都会了。”

      “!!谁他妈知道钢铁之躯还会脱发!!”

      “我们都知道是谁导致克拉克少爷逐渐失去超能力的,你现在应该庆幸他们母子平安。”

         “…………”